促进村民建立自然保护地,制定“村规民约”实现有效管护;建立社区“村寨银行”,促进社区环境+经济+社会互动循环

June 4, 2017

China Placeholder
China

促进村民建立自然保护地,制定“村规民约”实现有效管护;建立社区“村寨银行”,促进社区环境+经济+社会互动循环

组织介绍

名称: 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

国家: 中国

成立时间: 2014

组织类型: 法定认可的非盈利性质

方案描述

1、由村民自主建立保护地与国家或其他保护组织推行的政令性保护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区别在于由村民自发建立的保护地,村民自身是“权利与责任”同一的主体,是他们自己经过漫长的讨论、争执和妥协,并以按手印的方式在集体面前作出自我同意和自我宣誓的一个公开承诺过程,因此,它具有强烈的自我规范和自我监督作用;而如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等这些由外部置入的规范性、制度化的保护方式,尽管其主体对象是在法律上具有威权性的国家或组织,但由于其“就保护而保护”的封闭式保护,而忽略了生存在环境中的人,将在地农民排除在参与讨论和决策的“主体权”之外,因此村民不但不可能承担保护的责任,反而因其自身“权利”受到“损害”而加剧对“公共资源”的破坏和索取。

2、“村寨银行”是一个集经济周转与社会互助功能于一体的社区微金融互助系统,它脱胎于90年代贵州草海保护区的“村寨发展基金”。主要是以自然村为单位,通过村民自助出资+公益配资形成借贷本金,由村民自主管理、自主运行和自主监督的运营模式,用以帮助村民发展家庭经济,使其避免陷入简单再生产链条断裂的风险。同时促进社区培育自身公共社会资源的一个载体。

“村寨银行”的创新性
1. 全程都由村民自主运行、自主管理和自主监督,提升了村民进行自我教育、自我发展,培养自我管理习惯的意识和能力;
2. 管理规则内生于本土文化和社区传统,利用社区信任与声誉机制来确保村寨银行的稳定运转,加上结合公益机构制度化的外在监督,因此具有很强的制衡和监督机制。
3. 建立“村寨银行与自然保护联动”制度,与环境保护进行绑定,参加村寨银行的农户必须承诺封山,使环境保护从消极被动走向自觉和主动。
4. “村寨银行”一年一贷,在固定的时间和地点进行,使其成为社区的一个仪式化的活动,有助改善村民关系,促进社区交流,加强社区团结。
5. “村寨银行”投入的资金符合村民自身的风险承担能力,并有一定的经济促发能力,因此,村民的还款压力较小,并且由于其内在运行和管理架构的自主性,使其具有很强的社会性和现实适应性。

自然要素

草地 / 山脉 / 河流 / 旱地 / 野生生物

行动类型

保护 / 可持续使用 / 享用权和利益分享 / 防止污染、清理 / 认知和教育

可持续发展要素

工作生计 / 食品安全 / 减少灾害风险 / 健康

可持续发展目标

  

环境影响

1、项目实施至今,共在云南省玉龙县下辖的4个乡镇、7个行政村开展“生态保护与社区发展”项目,共资助了32个村民小组的村寨银行与封山育林联动项目,共覆盖97个村民小组,3267户,13113人,总面积为859.66平方公里。共建立了26个以村民为管护主体的社区自然保护地,有效保护面积达109165.6亩,约7277公顷。

2、2016年在黎光项目点发起了黎明河流域保护行动,以流域为单位的保护突破了单独以社区为保护单位的局限性,将沿河的多个社区串连起来,实现共同保护,这样不但扩大了保护范围,而且也增加了保护的种类,实现了从流域的森林保护、河流保护、垃圾清理、动物保护等等都纳入了保护的范畴。

3、村民共同讨论制定了明确的权利与责任对等的自然保护地制度与非木材林产品可持续采集管理制度,如有农民说的,“从前是一个护林员看着全村人,而今天是全村人在看着个别不自觉的人”。因此,这样的保护不是死保护,而是活保护,一方面促进了保护的可持续性,另一方面也促进了社区实现自主治理的活力。

可持续发展影响

1、加强了社区自组织的建设——如项目管理委员会和农民合作社的凝聚力和行动能力,是社区自主推进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组织基础;

2、保护与受益的主体同一性,摒弃了从前“我凭什么为别人保护”的狭隘观念,使保护有了更大的主动性和执行力。并且以社区为单位的保护行动,使得保护不再是一个“管理与被管理、监督与被监督”的隔裂关系,而是一个集体达成默契的去共同维护,共同遵守的律令,进而日益内化为去持续管护森林、河流和村庄周边环境的习惯。

3、通过诸如“村寨银行”、“村民股份制”等项目,在契约化、制度化规则产生的过程中,激活了社区的公共社会资源,改变了社区各自为阵的封闭形式,确保了社区在未来走向可持续发展的基本议事格局。

4、 在全球化背景之下,个体小农很难依赖自身的力量去应对千变万化的市场,因此,团结起来,扬长避长,共同发展的合作形式,是社区未来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要联盟形式。

可扩展性

2014年,国务院生态经济战略研究所将本项目作为其观察点,并将把项目的经验总结上报中央,为今后中央制定相关政策提供一定参考和案例支持。2015年,项目又荣获由中共中央编译局比较政治与经济研究中心和北京大学中国政府创新研究中心等机构联合发起“中国社会创新奖”优胜奖。云南省委办公厅已经组织省内学者就项目经验进行总结,计划在全省推广。目前项目已经在三江并流区域的1个行政村扩展至4个乡镇7个行政村,由原来的14个社区扩展到了90个社区。2016年成为国务院的中国国情调查点。

扩展方式:主要为项目理念的传播和实践式“内生”,而非技术性或方法论的复制,在项目不变的价值核心下,技术和手段则是万变不离其宗。

可复制性

项目团队所践行的“内生式”发展,是经历了近20年之久的一个社会实践,从中国的西南到西北,从湿地到山区,从荒漠化草原到高山森林系统的多个区域,已经从一个村庄发展到了几百个村庄,而且从汉族、苗族到蒙古族再到现在的纳西族、白族和傈僳族等地区,都将民族文化的多样性内涵融合进“内生式”发展理念,一路以来的实践经验告诉我们——这种项目形式可以复制到全国更广泛的地区以及其他国家,但总的而言, 更加适应于不发达地区的山区,因为这里国家投入的资源较少,社会关注度也较低,社区组织十分涣散,村民受教育程度偏低,但自然环境较好--一般都是比较重要的生态屏障,在现代化压力下,面临着资源被极度破坏和滥用的危险,因此,无论是从环境保护的角度,还是从社会公平发展的角度这些地方都具有更强的迫切性。

Share this solution:

 


 

Equator Blog

About Equator Initiative 

Contact Us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