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社区共管委员会,领导全村牧民参与保护

June 4, 2017

China Placeholder
China

建立社区共管委员会,领导全村牧民参与保护

组织介绍

名称: 措池村社区共管委员会

国家: 中国

成立时间: 2013

组织类型: 社区协会或组织

方案描述

从2013年开始,UNDP-GEF选择措池村作为社区共管试点村,建立了26人组成的村社区共管委员会,其中社区共管委员会领导小组5人包括村干部3人、寺院代表1名、牧民代表1人;委员会成员21人,即21名公益保护小区组长。以联牧和近邻关系划分24个公益保护小区(组),恢复传统轮牧方式,村里制定了社区共管有关制度形成村规民约,开展了草原物候、水源、雪线监测、人兽冲突、野生动物监测和巡护工作。探索建立了牧民社区自发组织的,以牧民为保护主体的保护机制。

自然要素

草地 / 野生生物

行动类型

保护

可持续发展要素

用水安全 / 气候行动

可持续发展目标

  

环境影响

措池村社区共管工作制止了在其范围内的非法开矿、偷猎等违法活动,有效地保护了高寒草甸和草原及其赖以生存的野生动物。

可持续发展影响

措池村社区共管工作制止了非法开矿等违法活动,保护了草原;牧民采取联牧分方式在草原上进行轮牧,有利于草原的可持续利用。

可扩展性

青藏高原所在主要青海省、西藏自治区,人口数量少,财政收入低,地方财力很难支撑大规模的保护区人员编制。由于保护区人员编制受限,2014年保护区在编制人数368人,全省保护区总面积21,747,300公顷,保护区管理人员人均管护面积59,096公顷/人。按照保护区人员配备一般标准1000公顷/ 1人,青海省自然保护区管理人员数量严重不足,制约了保护区的有效管理。

青藏高原很多保护区建立时间较晚,青藏高原多数保护区是建立在牧民的草场上或者有重叠,形成草原上的野生动物属于自然保护区,野生动物栖息的草原使用权承包给牧民,野生动物和家畜共用草场的共存关系。

青藏高原多数地方还是游牧生产方式,牧民随着牲畜游牧在冬、夏草场之间,野生动物和牧民的家畜生活在同一草场上。牧民在放牧劳作的同时看护好自己的草原就是很有效的巡护。在接受培训后,按照要求顺便在记录一些人为活动和野生动物的信息,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专门巡护,相比基层保护站的员工开车到指定区域去开展监测巡护,省时、省力。

草原一方面是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同时也是牧民的牧场。草场好了,家畜膘肥体壮,出产的牛奶和酥油多,客观上,也给野生动物提供了良好的栖息环境,所以牧民非常关心草场环境质量的好坏,从这一点上,保护区和牧民的保护目标是一致的,牧民管理好牧场,也保护好了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因此,在村级社区共管委员会的领导下,组建保护小组和专业巡护队,制定村规民约,开展生态保护工作。由于社区牧民的广泛参与,社区共管委员会的代表性,使得社区决策更加公开、透明,大家讨论认同的村规明约更能被接受、实施。其核心要素是社区共管活动应对了牧民关心的环境问题,凝聚了社区的公共性,在村级层面有良好的群众基础,做出的决策更能被认可,同时结合生态公益岗位,使社区共管工作能够主流化,纳入自然保护区和国家公园试点管理体系,社区共管模式富有推广意义。

可复制性

措池村的探索的以社区为主体的生态保护模式已经非得到学者、政府部门普遍认可,已经在青海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青海三江源国家公园。目前青海三江源国家公园借鉴了措池村的经验,将草原管护员、湿地管护员和公益林管护员合并成生态公益岗位管护员。考虑到全民参与和公平的原则,给每一户牧户一个生态公益岗位,优先考虑家庭贫困的牧户,基本实现了牧民全民参与、保护范围全覆盖。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长江源区管理处——乡管护站——措池村管护大队——管护中队(村民小组)——管护小组(保护小区),这样的保护模式同样可以应用在青藏高原其他保护区。

Share this solution:

 


 

Equator Blog

About Equator Initiative 

Contact Us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