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社区自主发展并保护环境

June 4, 2017

China Placeholder
China

推动社区自主发展并保护环境

组织介绍

名称:全球环境研究所

国家: 中国

成立时间: 2004

组织类型:  法定认可的非盈利性质

方案描述

“三江源”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是中国和亚洲最重要的水源地,为下游 7亿人提供清洁水源(被誉为“中华水塔”),是中国乃至亚洲生态安全的核心屏障,也是中国最大的生物多样性基因库。三江源地区覆盖面积39.5万平方公里(相当于10个台湾省面积),平均海拔 4000 米以上。三江源的核心就是青海省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它是我国面积最大的湿地类型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以高原湿地生态系统、高寒草甸及野生动植物等为主要保护对象,跨青海省 4 个藏族自治州和 1 个藏族蒙古族自治州,总面积达 1523 万公顷,由 18 个保护区组合而成,划分为 25 个核心区、25 个缓冲区、1 个实验区。

由于受气候变化、土地资源不当利用、经济开发等因素的长期影响,近几十年来“三江源”出现严重的冰川和湿地退缩、土地沙化荒漠化、水土流失、广泛鼠害、草场退化、白色垃圾等问题,生态安全面临严重威胁。加之本区域藏族等少数民族人口占 98%以上,地理条件恶劣,经济落后,农牧民十分贫困。三江源生态环境恶化和贫困问题,威胁到中华民族的永续发展,因此其生态保护与发展受到国内国际的高度关注。2011 年,国务院批准成立中国首个“三江源国家生态保护综合试验区”,将三江源生态保护提升为国家战略。2015年,由习近平主持的中央深改委讨论通过,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国家公园——三江源国家公园,成为中国最受瞩目的国家公园试点区。

为了促进在三江源地区建立长效的生态环境保护机制,从根本上扭转本区域生态退化的趋势,积极参与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保障国家的生态安全,从2013年开始,全球环境研究所在三江源地区开展以创建“生态服务型经济”为核心内容的公益项目,推动生态体制研究和社区可持续发展示范,具体包括推动居民参与协议保护、促进社区可持续发展和气候适应等方面的研究和试点。三江源主要合作方包括青海省林业厅、三江源保护区管理局、三江源国家公园、青海省委党校、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年宝玉则保护协会、青海省治沙协会等。与三江源国际级自然保护区(三江源国家公园)签订了5年的战略合作协议,项目期望在三江源地区引进和创新保护和发展模式,促进社区居民全面参与生态环境保护;与此同时能够合理利用本地资源,实现自身的可持续发展,从而为国家生态安全建设和新型生态经济发展模式提供政策建议。

GEI正在三江源及青海开展的“生态服务型经济”项目涉及三个主要方向:
1) 促进以当地社区居民为主体参与生态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生态巡护、植被修复等),并从保护中受益;
2) 帮助社区居民发展可持续的生态经济,包括开发生态友好型产品、开发传统手工艺品、发展负责任的生态旅游等;
3) 提高社区居民参与生态环境保护、生计发展、气候变化适应等的技术和能力。

自然要素

山脉 / 湿地 / 河流 / 草地 / 野生生物

行动类型

保护 / 恢复 / 可持续使用 / 将环境观点纳入方案制定 / 享用权和利益分享 / 防止污染、清理 / 认知和教育

可持续发展要素

工作生计 / 用水安全 / 气候行动

可持续发展目标

    

环境影响

自2005年起,GEI一直致力于在中国西部地区开展生态保护和社区发展项目,相继在四川,内蒙古,宁夏和青海等省示范协议保护。GEI开展的项目相继保护生态保护地34.57万平方公里,发展协议保护地近30,000公顷,保护野生维管束植物3474种,野生动物894种,其中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96种。GEI开展项目的三江源国家公园更是世界上湿地海拔最高,面积最大和分布最集中的地区,共7.33万平方公里。三江源也被称为“中华水塔”,以其发源的长江、黄河、澜沧江三大河流覆盖面积达1607万平方公里,哺育着下游超过5亿的人口。协议保护同时也促进了社区居民对可持续自然资源的管理。通过签订的保护协议,社区不在发展以消耗自然资源为代价的产业,而是转向开发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建立保护地友好产品。在三江源,手工艺产品的开发减少了畜牧业对草原和湿地生态系统的消耗;在宁夏,牲畜圈养和红梅杏,亚麻籽的种植替代了牧民牲畜放养,保护了云雾山自然保护区内的草原。在未来,GEI会持续扩展和复制协议保护模式,在保护环境和自然资源方面作出更大的影响。

可持续发展影响

对工作生计的影响:

通过在中国西部多个社区开展生态保护技术培训、农牧业生计培训、手工艺培训和生态旅游发展培训,直接参与培训的牧民300多人,其中妇女和残疾人约120多人,影响社区居民25,000多人,全部是藏族、回族和蒙古族等少数民族社区居民。2016年6月,邀请国际设计师五之及其同伴,对三江源的龙格村、赛吾村两个社区合作社进行了手工艺进行重点培训,参加培训的牧民手工艺人20多个,隆格村合作社设计出11种新产品,赛吾村妇女合作社设计出10来种新式产品。项目并帮助社区进行产品设计、包装、标签制作、原料购买等等,本年就为两个社区带来近10万元的订单和收入。除了对社区居民发展生计的能力建设,社区基金的建立也为当地社区居民提供发展生计的资金基础。

对用水安全的影响:

通过与三江源地区的2个社区签订保护协议,支持社区建立自己的志愿团队对水源地源头的河沟进行水质监测,仅2016年下半年7个合作社一起对寺院、学校、社区进行了5次以上的生态保护知识教育,并组织社区居民定期捡拾垃圾,并做到垃圾的分类回收和集中处理,清理垃圾4.5吨以上,保护水源地环境和当地的用水安全。

气候行动:

作为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三江源地区平均海拔4000多米,是气候变化敏感地区,气候变化引起的生态环境变化和自然灾害在这里表现十分显著;特殊脆弱的自然地理条件使这里经济社会发展十分落后,社区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较弱。基于此,GEI十分重视在社区层面的气候行动,以公共科学引导社区居民了解气候变化知识,开展水源监测、物种观察等科学活动。

可扩展性

全球环境研究所生态保护与社区发展项目组自2011年开始,在青海和宁夏实施草原协议保护机制,影响的协议保护地面积达到近30,000公顷。项目组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根据所选区域地理位置和民族的不同,开展了不同的、具有当地民族特色的活动。在青海三江源地区的甘达村,龙个村,格日则村,赛吾村和下营村共带动了108个示范户和6个专业手工艺、畜牧养殖和生态旅游合作社。在宁夏云雾山,共有32户示范户加入,种植了192亩、3000余棵红梅杏树种,纯收入2000-3000元,三年后亩产2000斤,纯收入10000-20000元,以及300亩胡麻,每亩为农户带来纯收入800元。

为保持社区协议保护项目长效机制,项目组还建立了草原生态与社区可持续发展小额信贷基金,利息收入作为草原生态保护与可持续发展基金的滚动金。宁夏社区发展基金已经扩大到15万元,并不断完善基金帮扶资金的发放和回收机制,每年的8、9月作为基金回收和发放的时间,收回上一年贷出的基金,发给下一批需要的农户。这些资金永久保留在协议保护项目中,为协议保护和农民增收发挥重要作用。我们在青海三江源地区也建立了两个基金,每个5万元,每年3月发放贷款,年底收回。基金自运行时间起先后建立和支持了合作社、生态旅游示范户和手工作坊等,当地牧民已经开始受益。

全球环境研究所在推动的生态服务型经济发展模式,旨在通过构建一套以保护和培育生态服务功能为宗旨,发展生态友好型产品市场为支撑,特别是在重要生态功能区域,放弃开发型的发展模式,建立以生态补偿、生态服务付费、协议保护、生态友好型产品市场为主要元素的新型可持续经济发展模式,对于环境保护和自然资源的可持续管理有着前瞻性意义。

可复制性

2001年,协议保护第一次出现在南美洲的秘鲁,作为一个有效保护当地自然资源的机制,改善了保护部门和当地原住民间的矛盾,成功确保了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在这个成功的案例下,GEI于2005年正式设立协议保护机制项目,并派遣人员赴秘鲁亚马逊流域进行了为期6天的考察。2006年,GEI于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蜂桶寨自然保护区的周边社区内第一个开展协议保护项目。至今,GEI已经陆续在中国西部,包括宁夏,内蒙古,青海省内推广协议保护机制,建立了15个社区示范点,项目影响协议保护地30,000公顷,直接受益5万多人,间接影响人群上百万。协议保护在中国成功的秘诀,在于GEI并不是完全将南美洲的协议保护机制照搬复制到中国,而是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进行相应的调整,设计出了适合中国西部社区的项目方案。

2016年,在中国“一带一路”和“南南合作”的政策影响下,GEI与缅甸当地环境NGO合作,在缅甸境内开始推广协议保护机制。经过数月的沟通,GEI与Community Development Action, Ecological Conservation and Community Development Initiative, Myanmar Environmental Institute和Myanmar Forest Association一起,在缅甸四个省的国家级保护区周边开展协议保护项目,覆盖14个社区,3047户家庭,近16000名居民。

将协议保护复制到缅甸是GEI多方考虑的结果:首先,缅甸农村社区和中国西部社区基本情况相似。在相同脆弱的自然环境周边,两个社区都面临着生态环境被破坏和生计困难的问题,政府管理部门和社区居民在自然资源问题上都有一定的矛盾,是适合运用协议保护机制的地点。另外,GEI十年间在中国的艰苦实践和取得的重要成果证明,协议保护是同时解决生态保护和社区发展的有效机制,是可以推广复制的方法。再者,中缅两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紧密合作,也为民间组织间的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中国政府相继提出的“南南气候合作”和“一带一路”政策中,都将缅甸视为重要的合作国家。因此,GEI此次与缅甸NGO的合作,架起了两国民间组织的新桥梁,为之后中国NGO“走出去”起到了示范带头作用。

Share this solution:

 


 

Equator Blog

About Equator Initiative 

Contact Us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