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境分区划分,建立社区公益保护小区,实现保护全域覆盖

June 5, 2017

China Placeholder
China

在全境分区划分,建立社区公益保护小区,实现保护全域覆盖

组织介绍

名称: 措池村社区共管委员会

国家: 中国

成立时间: 2013

组织类型: 社区协会或组织

方案描述

生态公益保护小区(组)是以牧户为单元,自觉自愿、就近自由结合而建立的合作型生态保护群众组织。在项目专家的指导和村级“两委”的协调下,通过村民讨论,措池村123个牧户共组建24个生态公益保护小区,每个保护小区5 - 6户。全村2000平方公里的保护面积按区域划分到每个保护小区,明确保护边界、确定保护目标、保护责任、保护措施以及内部的监督和奖惩机制等。为监督小区保护管理成效,措池村还制定了由村社区共管委员执行的外部监督机制,在小区之间进行评比,每年在全村生态文化节上兑现奖惩。这种全域覆盖、全民参与保护的模式是保护工作的创新,激发牧民的广泛参与,同时,由牧民的村级共管委员会自己考核、评优,充分发挥社区基层组织的主观能动性,积极参与保护管理工作。在措池村的带动下,项目支持曲麻河乡四个村建立的84个公益保护小区,基本形成了覆盖全乡1万多平方公里的社区共管网络,不仅增强了全乡生态环境保护力度,同时也为组织居住分散的牧民参与三江源生态建设工程奠定了基础,得到了牧民的普遍赞同。创新性体现在一、规模适度创新。从其他社区保护的案例看,多是把社区保护规模限定在家庭(退牧还草、全国重点公益林保护)或行政村(天然林保护、管护队巡护),前者由于规模太小而不经济,后者则并不能很好地发挥大多数农牧民的保护积极性。生态公益保护小区把村级巡护队开展的保护工作进行分解,小区保护规模适中,便于牧民就近开展生态保护;二,组织形式创新。生态保护小区是牧户之间在村委会统一协调下本着就近保护的原则,自愿结合而组成的互助合作保护组织,既克服了以行政村为单元组织大规模巡护活动的困难,也不同于一家一户单独行动的低效率保护,而是规模适度的生态保护互助组,是提高保护效率的最佳选择;三、成本降低创新。由于生态公益保护小区是牧户亲戚、邻居之间的自愿、就近结合,所以相互之间更加信任、容易沟通,联合行动易组织,易开展。从牧户自身考虑,由于小区保护范围小,监测巡护活动便于与他们的日常生产生活相结合,相对村级组织大规模巡护活动成本和投入减少,有利于调动农牧民参与的积极性。四、接地气创新。以往的生态保护活动大都集中于行政村这一层级,外界的资源只能通过行政村才能投入到社区。而生态公益保护小区是在村两委的监督下,把保护地管理权下放,外界投入社区的资源能够以更加公开透明和民主的方式进行分配,可以更直接下行流入最有效率的保护层级,体现了资源投入更加接地气。

自然要素

草地 / 野生生物

行动类型

保护

可持续发展要素

用水安全

可持续发展目标

  

环境影响

措池村保护小区模式制止了在其各自小区范围内的非法开矿、偷猎等违法活动,清理小区内的垃圾,有效地保护了高寒草甸和草原及其赖以生存的野生动物。

可持续发展影响

措池村24个保护小区模式覆盖全村整个区域,保护小组负责小区内垃圾清理、野生动物监测巡护以及物候、牲畜膘情监测记录。制止了小区内非法活动,垃圾得到及时清理和转运,草原干净整洁,野生动物得到有效保护。

可扩展性

生态公益保护小区是项目实施社区保护方式的创新和尝试,从景观大尺度开展保护工作,发挥社区共管委员会在组织公益保护小区开展联合行动方面,以取得更大的成效;对于生态公益保护小区还需要深入了解保护目标、保护手段和保护成效如何,让三者之间紧密衔接,与自然保护区的工作有机地结合;生态保护小区还需要培养更多的社区骨干,带领小区开展保护工作;同时支持村社区共管委员会加强对生态公益保护小区指导、考核和监督工作。

可复制性

生态公益保护小区(组)是以牧户为单元,自觉自愿、就近自由结合而建立的合作型生态保护群众组织。在项目专家的指导和村级“两委”的协调下,通过村民讨论,措池村123个牧户共组建24个生态公益保护小区,每个保护小区5 - 6户。全村2000平方公里的保护面积按区域划分到每个保护小区,明确保护边界、确定保护目标、保护责任、保护措施以及内部的监督和奖惩机制等。在措池村的带动下,项目支持曲麻河乡四个村建立的84个公益保护小区,基本形成了覆盖全乡1万多平方公里的社区共管网络,不仅增强了全乡生态环境保护力度,同时也为组织居住分散的牧民参与三江源生态建设工程奠定了基础,得到了牧民的普遍赞同。复制保护小区模式要注意五个要素:一、规模适度。从其他社区保护的案例看,多是把社区保护规模限定在家庭(退牧还草、全国重点公益林保护)或行政村(天然林保护、管护队巡护),前者由于规模太小而不经济,后者则并不能很好地发挥大多数农牧民的保护积极性。生态公益保护小区把村级巡护队开展的保护工作进行分解,小区保护规模适中,便于牧民就近开展生态保护;二,组织形式。生态保护小区是牧户之间在村委会统一协调下本着就近保护的原则,自愿结合而组成的互助合作保护组织,既克服了以行政村为单元组织大规模巡护活动的困难,也不同于一家一户单独行动的低效率保护,而是规模适度的生态保护互助组,是提高保护效率的最佳选择;三、成本降低创新。于生态公益保护小区是牧户亲戚、邻居之间的自愿、就近结合,所以相互之间更加信任、容易沟通,联合行动易组织,易开展。从牧户自身考虑,由于小区保护范围小,监测巡护活动便于与他们的日常生产生活相结合,相对村级组织大规模巡护活动成本和投入减少,有利于调动农牧民参与的积极性。四、接地气。以往的生态保护活动大都集中于行政村这一层级,外界的资源只能通过行政村才能投入到社区。而生态公益保护小区是在村两委的监督下,把保护地管理权下放,外界投入社区的资源能够以更加公开透明和民主的方式进行分配,可以更直接下行流入最有效率的保护层级,体现了资源投入更加接地气。五、监督激励机制。为监督小区保护管理成效,措池村还制定了由村社区共管委员执行的外部监督机制,在小区之间进行评比,每年在全村生态文化节上兑现奖惩。这种全域覆盖、全民参与保护的模式是保护工作的创新,激发牧民的广泛参与,注意以上五个要素,可以结合各地的具体情况,进行复制推广。

Share this solution:

 


 

Equator Blog

About Equator Initiative 

Contact Us

Follow Us: